拉拉破踢踢

终于补染了毛~

看似颓废的背影,

其实在计算明天三个人开两辆车,

怎样安排车程、换手和做核酸

小盆友的书真的神TM可爱~

一些古埃及同人文,

果然自古以来大家都爱磕CP~

(但是荷鲁斯你妈好像站你是受?🫥

浅摸一下,有空细化

帅哥你谁?

为什么有些人的手办那么好看,

有些人就……

⬆️每天定时进入物我两忘的抢菜状态⬆️


话说今天我在家翻到一包糟卤,

我:要么我们糟点什么吃吃。

娇花:糟什么,有什么可以糟的?

我:毛豆子?

娇花:哪里来毛豆子?

我:鸡爪?

娇花:哪里来鸡爪?要么只有我。

我:撒?

娇花:我是糟老头子。


🌚🌚🌚🌚🌚🌚


话说晚上娇花在炒菜,

弟弟在旁边记录做饭的流程,

可以想象出人类原始时期的样子🐒🐒🐒

再不画画我怕是要废了,

唯有猛男解千愁,

来感受一下霸总早起的快乐吧~🥰

话说自从   以来,

娇花基本上就长在窗上了。


而我就不停在各种平台搞物资,

网上说现在每个妈妈都活成了草原上觅食的母狮子。


话说最近就天天关在家里

弟弟追着我要pad玩游戏,不给他,

弟弟:再不给我就亲死你。

要我陪他踢球,我不想踢,

弟弟:再不陪我就亲死你。

晚上睡前要讲故事,我说太晚了不讲了,

弟弟:不讲就亲死你。


我:……🌚🌚🌚

(果然少年的尽头是油腻啊……